分享 导航 搜索
×
×关闭
×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正文

《明史》和《南山集》案冤死之谜

2020-07-22 01:13:23 来源:亮剑军事网

  清朝初年,庄氏《明史》案和戴名世《南山集》案,引起朝野上下一片轰动,这两个案件均是由于编写当代的历史而招惹大祸的。

  《明史》案发生在康熙二年(1663年)。早在明代天年间(1621~1627年),有一个大学士朱国祯(大学士,即内阁大学士。大学士和协办大学士为过去文臣的最高官职),他生平注意搜集有关政治大事的材料,写成《史概》一书,并且留下一部未刊刻的稿本《列朝诸臣传》。明朝灭亡后,朱氏家境衰落了,他的子孙就把稿本抵押给当时浙江归安县(今吴兴县)富户庄廷钹,换得一笔银子。庄廷钹双目失明,平时以"盲史"自居,他得到朱国祯的书稿以后,招请了一批"名士"进行补充修订,增编了明朝崇祯年间的历史,把它起名为《明史》。这部书的作者署名,既不是朱国祯,也不是参加修订的那些人,而是庄廷钹,他通过请人修订,把前人的遗著充作了自己的著作。庄廷钺没有等到这部书刊印出来就死去了。他的父亲庄允城雇了工匠进行刊刻,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刻好。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的儿子千古流芳,没想到大祸却临头了。

u=1592049882,3007030742&fm=26&gp=0.jpg

  在《明史》中,保留着一些站在明朝立场说话的口气,例如,称清朝太祖努尔哈赤为建州都督,直接写出他的名字;写到清朝入关以前的年代,不用清朝的年号,而仍然使用明朝的年号;在明朝将领的传记中,写了他们抗击后金军兵的事迹;把明朝将领孔有德、耿仲明投降清朝的行为称之为"叛"。这些写法在清朝统治者看来,完全是大逆不道的。

  那时,归安县知县吴之荣,因为贪污被革职,临走之前还想向当地富户进行敲诈。庄允城、朱佑明等人不肯"借钱"给他,他便怀恨在心。吴之荣把一部《明史》呈给杭州将军松魁,告了庄廷钱毁谤朝廷的罪。吴之荣企图以此打击庄家,进行报复,同时又可以立功赎罪,希望重新得到起用。松魁把这个案件转给巡抚,巡抚又转给学政去办理,学政指定湖州府学教授去查办,结果从《明史》中查出了所谓"毁谤朝廷"的话达一百条之多。这样,问题就严重了。庄允城花钱向官府上上下下贿赂一通,才算渡过了一道难关。他叫人删改了原书,又刻出第二版,以为这样就不会再被人抓到把柄了。

  可是吴之荣却不甘心,他带了初刊本进京控告。这一次惊动了朝廷,立即派刑部官员前往湖州,专门审理这个案件。结果,庄允城被逮捕入京,不久死在大理寺监狱里。庄廷钺虽然早已死去,也逃避不了惩罚,清政府下令挖开他的坟墓,戮尸示众。他的弟弟庄廷钺也被处斩。吴之荣还诬告富户朱佑明和本书有关,朱佑明和他的五个儿子都被处死。

  不但这样,凡是和这部书有过一些关系的人都受到株连,写序、校阅、刻字、印刷、卖书的人都被处死,甚至连买书、藏书的人也遭到同样的厄运。吴炎、潘怪章二人对明史很有研究,庄允城把他们的姓名列在校阅者的名单中,吴、潘二人因此也被处死。原礼部侍郎李令晰为这部书写过序,被处死刑,连他的四个儿子也一同被杀。他的小儿子才十六岁,根据清朝法律规定,因灭族之罪而子侄当杀的,限于十六岁以上,凡是不满十六岁的,可以免死改为充军。法官可怜他,教他少报一岁。但是这个少年不愿意,他说∶"眼看着父亲、哥哥都被杀死,我怎能忍心一个人活下去!"这个少年有什么罪?他的哥哥有什么罪?许许多多为了生活而从事刻板、印刷、售书的人们又有什么罪?这个少年的死是对清政府的反抗,是无辜受害者的控诉!

  这次大狱也株连到几个官员。杭州将军松魁因为事先不禀报,被削去官职,他的幕客程维藩被砍头。巡抚、学政本来也要受处分,他们把责任推到归安、乌程两县学官的身上,这两个倒霉的小官被加上查办不力、有意包庇的罪名,也掉了脑袋。湖州知府谭希闵到任刚刚半个月,案件就发生了,因为抓不到庄家的人,算是犯了隐匿的罪而被处绞刑。

  还有一些人受到一场虚惊。那是因为庄廷钺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在《明书》参订者的名单中,擅自把当时的名士查继佐、陆折、范文白等人的名字也写了上去,其实这些人并没有看过这部书。案件发生以后,这些人担心会受到牵连,立即向政府自首,进行表白。但是,地方官员还是把他们押送入京,进行审讯。陆折以为自己难免一死,和家人临别时,吩咐儿子们∶"你们一辈子也不要读书了,免得像我今天落到这个地步!"他们三个人都被抄家,三家男女老少共一百七十六人被关进监牢。

  此案中究竟枉杀了多少人命呢?清朝正史一般忌言文字狱残杀无辜之事,所以没有具体记载,而野史笔记的记载,往往来自各自见闻,对如此大狱始末很难完全掌握,叙述各异。这样因《明史》案被杀的人数有多少,至今没有定数。

  清初著名学者顾炎武,有好友也死于此案。他作文遥祭,文中说因此案死难的有"七十余人",以后不少史书沿用此说。

  近人陈登原《古今典籍聚散考》,记述庄氏明史案,说死者"达二百二十一人之多"。

  列名《明史》校阅的陆折,有外孙撰文追述《明史》案,曰"所诛不下千人"。

  看来,庄氏《明史》案中遭难者的精确数字,是难以统计了。《南山集》案发生在康熙五十年(1711年),是由于讲南明历史引起的。1644年清军占领北京后,明朝几个藩王曾在南方称帝,史称南明∶福王朱由崧年号弘光,唐王朱津键年号隆武,桂王朱由榔年号永历。《南山集》的作者戴名世是安徽桐城县人,一向注意搜集明代的史料,经常访问明朝的遗老,征集有关明代历史的书籍。他看到清朝政府主持编修明史已经几十年,可是有关明清交替之际的历史,总是讳而不录,认为这样必然编写不出真实的历史。于是他打算自己编写一部明史,藏之名山,希望能够流传后代。

南山集

  戴名世有一个学生叫余湛,有一次偶然遇见一个和尚,谈起南明桂王的事,十分具体详细。余湛觉得很奇怪,后来一问,才知道这个和尚原来是明朝的官员,桂王死后才出家的。他把和尚的谈话记录下来,送给戴名世。戴名世把这个记录,同方孝标所写的《滇黔纪闻》对照异同,发现二者很有可以互为佐证的地方。他写信给余湛,指出∶南宋末年,帝曷逃到厘山(在广东新会县南面),不久便灭亡了,可是这件事在历史书上已经有了详尽的记载。而明朝的弘光、隆武、永历三个皇帝,分别在南京和浙江、福建、广东、广西、云南、贵州等省几千里的地面,支撑了十七八年之久,他们的事迹却快要湮没了。所以他很想把这段历史编写出来。他还写信给一个姓倪的学生,谈论他对编史体例的看法。他认为应当以康熙元年作为清朝的开端,在此以前,尽管清朝已经入关,但是三藩未定,而且明朝皇帝还存在,所以清朝顺治年间还不能算是正统。后来,他的学生尤云鄂出钱把他的文章刊刻出来,因为戴名世住在桐城的南山冈,所以取名为《南山集》。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戴名世中了进士,当了翰林院编修。两年以后,左都御史赵申乔奏参戴名世私刻文集,"倒置是非,语多狂悖",以致酿成大狱。这时离《南山集》出版大约已有十年的时间了。

  审讯结果,刑部拟作如下判决∶戴名世凌迟处死,方孝标戮尸,他们二人的祖父、父亲、子孙、兄弟以及伯叔、侄子,凡是十六岁以上的,全部斩决,妇女给功臣为奴。为他刊刻文集的尤云鄂等人,案发以后,自己自首,可以从宽,连同其妻子一并流放到宁古塔(今黑龙江省宁安县)。一些为《南山集》写序的名士也被判处以死刑。在这个案件中,受到株连的竟达三百多人。但此案究竟被诛和牵扯的人有多少,也没有精确统计,这样因《南山集》案而遭难的人数也成了历史一谜。

更多精彩内容请向下点击↓↓↓
下一篇:吕留良、曾静冤狱之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