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导航 搜索
×
×关闭
×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正文

名妓董小宛之谜

2020-07-22 00:59:51 来源:亮剑军事网

  顺治八年二月,寒气彻骨,雪仍在漫天落下,压在河边枯树的枝丫上,风在白茫茫的荒野也不停地飞卷。如皋城南门外的河边停着一艘小船,岸上站着几个人。船舱里昏迷不醒的董小宛似乎听见了一些声音,那些声音听起来熟悉但又遥远。她费力地睁开了双眼,看见憔悴消瘦的冒辟疆,脸上不由地流下了两行热泪。冒辟疆紧握着董小宛的手,身体不停地颤抖,两行热泪打湿了衣襟。董小宛挣扎着,张了张发青的嘴唇,朝着冒辟疆断断续续地说道∶"……终于见你一面…我怕是不行了,你好自为之……"说着头一偏,两眼合住,气息短促,胸前不停地上下起伏,气息渐渐微弱,任凭冒辟疆如何呼喊,董小宛已离开这个世界。此时暮色降临大地,风在呼啸,一轮明月缓缓升起。"给我酒!"冒辟疆转身大声道。接过身边人递过的酒,大口地喝下去,然后伏在董小宛身上大哭,他的脸如死灰,热泪长流。

名妓董小宛之谜

  经历纷纷乱世的遭遇,有情人终于在生命最后一刻携手,留给他们的是悲是喜,抑或悲喜交集?往事已逝,但我们把目光投向那段淮河边的凄凉岁月时,同时也产生了许多让人难解的谜。

  董小宛,名白,一字青莲,别号青莲女史,生于明熹宗天四年,她的名与字均因仰慕李白而起。她聪明灵秀,神姿艳发,窈窕蝉娟,而且能诗善画,又擅长刺绣烹饪,性情温柔婉约,是明末有名的"金陵八艳"之一。有关董小宛的相貌,清朝诗人、画家吴伟业曾有诗这样描述∶"细毂春郊斗画裙,卷帘都道不如君。白门移得丝丝柳,黄海归来步步云。"董小宛的父亲早逝,她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经营一家绣庄糊口度日。明末朝政败坏,流贼四起,天下岌岌可危。小宛的母亲见此乱世,便关闭绣庄,躲到乡下去避难,后因生活困顿而一病不起,所有的生计就落在年方十五的小宛身上。巨大的债务及母亲的医药费压得董小宛喘不过气,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她只好走向烟花风尘,在秦淮河的游舫中卖艺为生。自此进入歌吹喧阗、侑酒佐曲的秦淮青楼生活,就像一泓碧水,被灯影桨声搅得浮躁而零乱。这个美貌聪颖、心洁性静的姑苏少女,一下子就成为王孙公子眼中的红人,个个都竟相讨好追求她,但董小宛并不因此动心。当姿仪俊秀、风流倜傥、闻名江南的明末四才子之一冒辟疆走进董小宛的生活里,却掀起了小宛内心的波澜。

名妓董小宛之谜

  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容貌俊美,风度潇洒,是复社中一位很富有才气且风流倜傥的才子。明崇祯十一年,冒辟疆愤书《留都防乱公揭》,声讨阉党,掀起金陵的一场轩然大波,以慷慨激昂而名扬海内。拿世俗的眼光看,董小宛因敬仰而生爱慕,而使冒辟疆怦然心动的是董小宛冰清玉洁的美貌与才情,这一切似乎在情理之中。据说董小宛游黄山时认识了来南京应考的冒辟疆。后来冒辟疆在《影梅庵忆语》中记述了这次在苏州半塘初见董小宛的情景∶"扶姬于曲栏,与吾晤,面晕浅春,缬眼流视,香姿玉色,神韵天然。懒慢不交一语,余惊爱之,惜其倦,遂别归。此良晤之始也。"这一次不期相遇,双方都有好感。或许黄山增加了情人在她心目中的分量,小宛把这爱看得很重,从此以后拒不接客。此时董小宛十六岁,冒辟疆二十九岁,她遂而以身相许。

  尔后,冒辟疆离开董小宛北上达三年之久,竞音讯全无。分别的时候,小宛剪一绺头发塞进了冒辟疆的行囊。在没有冒辟疆的日子里,小宛的苦涩可想而知。小宛心甘情愿将自己置于苦苦等待的境况中,不曾踏进烟花一步。为了躲避男人们停留在自己身上那充满欲念的目光,她索性闭门不出,把自己锁在只有靠幻想度日的狭小空间。最后,积蓄花光,靠举债过日子。在她面前有两条路,一是重入青楼,接客还债;另一条路就是饿死。

名妓董小宛之谜

  就在生活即将坍倾的时候,冒辟疆回来了。冒辟疆是因山河破碎,忧愤成疾,带着一身重病回来的。然而董小宛当时还未赎身,经过一番折腾,最后经由一位做官的朋友四处打点之后,这位倾国倾城的青楼名花才获得自由之身。接下来的日子波澜不惊,并无多少值得记述的地方。直到二十八岁去世,小宛终日不离冒辟疆左右,形影相随,相濡以沫,温言款款为冒辟疆宽心解忧。

  董小宛人冒氏之门后,与全家上下相处得非常融洽。冒辟疆母亲和妻子皆特别喜欢小宛,而董小宛也很恭敬顺从,服侍她们极为用心。冒辟疆因长期奔波操劳而忧愤成疾,染上了痢疾和疟疾,在董小包长久悉心照料下终于痊愈。此后,冒辟疆又连续大病几场,胃出了血,背上生蛆,也都是在小宛不眠不休的照顾之下渡过难关。

  闲暇时,小宛与冒辟疆常坐在画苑书房中,鉴别金石,泼墨挥毫,赏花品茗,评论山水。董小宛曾仿钟繇帖,学曹娥碑,每天写几千字,既不错字,也不漏字。她还曾代替冒辟疆给朋友书写小楷扇面。她画的小丛寒树,笔墨楚楚动人。她十五岁时画的《彩蝶图》,上有董小宛题词,并有二方图章印记,现收藏在无锡市博物馆,后人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到如皋后,她保持着对绘画的特殊爱好,时时展玩新得长卷小轴或家中旧藏。后来逃难途中,脂粉小宛宁肯丢弃化妆用品,也要把书画藏品捆载起来,不忍舍弃。

  董小宛会把琐碎的日常生活过得浪漫惬意,很有情致。小宛天性淡泊,不嗜好肥美甘甜的食物。用一小壶茶煮米饭,再佐以一两碟水菜香豉,就是她的一餐。冒辟疆喜欢吃甜食、海味和腊制熏制的食品。小宛深知冒辟疆的口味,她为冒辟疆制作的美食鲜洁可口,花样繁多。如酿饴为露,酒后用白瓷杯盛出几十种花露,不要说用口品尝,单那五色浮动,奇香四溢,就足以消渴解馋。董小宛的"菜谱"也是"诗诀"。比如∶雨韭盘烹蛤,霜葵釜割鳝。生憎黄鳌贱,溺后虾鲜。在喝茶方面,两人有共同的嗜好。他们常常是一人一壶,在花前月下默默相对,细细品尝茶的色香性情。小宛经常研究食谱,看到哪里有奇异的风味,就去访求它的制作方法,用自己的慧心巧手做出来。现在人们常吃的虎皮肉,即走油肉,就是董小宛的发明,因此,它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名字叫"董肉",曾被抗清名将史可法称为"天下一绝"。这个菜名虽然有些唐突诱人,但和"东坡肉"倒是相映成趣。另外,小宛还善于制作糖点,她在秦淮时曾用芝麻、炒面、饴糖、松子、桃仁和麻油作为原料制成酥糖,切成长五分、宽三分、厚一分的方块,这种酥糖外黄内酥,甜而不腻,人们称为"董糖",现在的扬州名点灌香董糖(也叫寸金董糖)、卷酥董糖(也叫芝麻酥糖)和如皋水明楼牌董糖都是名扬海内的土特产。我们看《影梅庵忆语》中对董小宛厨艺的描写,从那种精致、那种巧妙中仿佛能感觉到旖旎的江南风光,体味到江南文化的诗意对日常生活的渗融。现在还有人把董小宛和伊尹、易牙、太和公、膳祖、梵正、刘娘子、宋五嫂、萧美人、王小余列为我国古代十大名厨,恐怕不为过分。夏夜纳凉,月色如水,董小宛就喜欢背诵唐人咏月及流萤、纨扇诗。为领略月色之美,她常随着月亮的升沉移动几榻,半夜回到室内,她仍要推开窗户,让月光徘徊于枕章之间。月亮西去,她又卷起帘枕,倚窗而望,恋恋不舍,还常常反复回环地念诵李贺的诗句"月漉漉,波烟玉"。董小宛就是这样在自然平朴的日常生活中领略精微雅致的文化趣味,在卑微的生命中企慕超脱和清澄的诗意人生。

  冒辟疆说自己一生的清福都在和小宛共同生活的九年中享尽。这清福也包括静坐香阁,细品名香。冒辟疆最欣赏"横隔沉",这是一种内质坚致而纹理呈横向的沉香。董小宛最珍爱东莞人视为绝品的"女儿香",他们还蓄有不少"蓬莱香"。冒辟疆曾从江南觅得一种味如芳兰的"生黄香",他拿了一两块给广东朋友黎遂球鉴赏,黎遂球叹为观止。小宛还用从内府获得的西洋香方子制作过百枚香丸。他们讲究品香时的情调。寒夜小室,玉帏四垂,点燃两三枝红烛,在几只宣德炉内燃沉香,静参鼻观,就好像进入了蕊珠众香深处。

  平静的生活是短暂的,董小宛二十八岁因病去世,但她怎么去世,又在什么地方去世?结局却一直是个谜。冒辟疆在《影梅庵忆语》里含糊其辞。在许多民间野史小说里,她被掳人清宫,并演绎了与顺治的一段情史,让冒辟疆苦痛无望地思念。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船上生死离别的悲剧一幕。至于这一幕是否真的发生,答案早已隐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不过据说冒辟疆因顺治从他手中夺走董小宛而悲痛欲绝。说道∶"梦幻尘缘,伤心情动,莺莺远去,盼盼楼空。倩女离魂,萍踪莫问。扬钩海畔,谁证前盟;把臂林边,难忘往事。金莲舞后,玉树歌余,桃对无踪,柳枝何处?嗟嗟,萍随水,水随风,萍枯水尽;幻即空,空即色,幻灭空灵。能所双忘,色空并遣;长歌寄意,缺月难圆。"并写下了一阕《金人捧露盘词》,寄托悲思。但疑案毕竟是疑案,真实的情况却与之颇有出入。

  对此《辞海》是这么写的∶"……清兵南下时,同辗转于离乱之间达九年,后因劳顿过度而死。…··有说她为清顺治帝宠妃,系由附会董鄂妃事而来。"《中国人名大辞典》也是这么写的∶"卒年二十八","死则在顺治八年","进宫"等等"当时流言,不足辨也"。按董小宛生于明天启四年(1624年),顺治帝生于后金(清)崇德三年(1638年),二人相差十四岁;董小宛十九岁嫁冒辟疆时顺治才五岁,"卒年二十八"时顺治才十四岁,显见旧戏曲编造董小宛被掳进宫,顺治为她出家等情节,纯属无稽之谈。

  那么,来自董小宛丈夫冒辟疆的"病亡"说就一定确凿可靠么?冒辟疆在《亡妾董氏哀辞》中有"安香灵于南阡"句,陈维崧有《春日同巢民先生拿舟南郭访董姬墓》诗,"南阡""南郭"都是泛指一大片土地,实际葬在何处呢?

  冒氏后人冒广生(鹤亭)在《孽海花闲话》中说葬在"如皋茅雉河畔"。可是茅雉河在如皋东门外,与"南阡""南郭"相距十余里呢。近年有人经过反复调查得出结论说,在现今如皋城第一中学南面龙河畔的彭家荡旧时确实有个董小宛墓,而且说还曾有好事者发掘过,墓里确实有随葬品,但不见骨肢。这就不能不让人产生疑问了∶这是董小宛的真实墓地吗?董小宛的结局果真一如"病亡"说吗?疑窦早就有人指出过。清末民初的如皋民士郭雍南,是《如皋县志》(1914年版)的"协修兼总收掌",他有一首《题董白小像》诗如下∶影梅十年想象中,画图今喜识春风。等闲罗绮娇难再,衫子还应写褪红。离乱情事秘难知,生死当年总可疑。欲向画中人借问,青山何处葬西施。

  值得注意全诗五、六两句,他对董"病亡"说分明就是持怀疑态度。

  纵观冒辟疆一生,十九岁取妻苏氏,三十岁得董小宛为妾,五十五岁娶蔡罗为妾,五十七岁娶金钥为妾,六十二岁娶张氏为妾。因而在避难盐官途中称"姬"非董小宛莫属。而冒辟疆四十岁那年是顺治七年(1650年),若董小宛果真如冒称"病亡"在顺治八年,那么这时她应该还活着,说不上有什么结局,怎么可以写她的"始末"?惟其有友人写她的"始末",恰恰从这里透露出这时可能发生了什么特殊事件,董小宛从此永远地离开了冒辟疆身边,生离死别一去不返了。否则这个"末"从何而来?而且冒辟疆所作的帝京赋、连昌宫词两篇,前者为东汉张衡所作,讽刺当时统治阶级穷奢极欲,后者为唐元稍所著,叙述唐玄宗驾幸连昌宫的豪华排场以及安史之乱后连昌宫的萧索荒凉,二者都是鞭挞上层统治者荒淫生活的,把董小宛"始末"与这两篇"比拟",冒辟疆的愤慨及寓意不是很耐人寻味么?其实董小宛的真正结局是什么,甚至最后身在何处,冒辟疆心里都是清楚的。近年在冒辟疆的如皋旧居水绘园里发现了他在八十一岁时写的一首七绝∶冰丝新,藕罗裳,一曲开筵一举觞。曾唱阳光洒热泪,苏州寂寞好还乡。

  全诗写董小宛的身世,奇怪的是字里行间竟然没有丝毫悼亡的情思。从"苏州寂寞好还乡"这句看,此时董小宛还健在人间,并且就生活在一江之隔、路途不远的姑苏。美人迟暮,晚年孤寂,也是六十二岁的老人啦,所以冒辟疆希望她仍回到如皋来。于是有人便根据这首诗做了这样的推测∶董小宛二十八岁时被清朝新贵劫掠到苏州去了。冒辟疆身为明末遗少当然无力抗拒。这桩夺艳事件,无论是对江南望族冒氏来说,还是对清朝新贵来说,都不是什么体面事,所以双方一直守口如瓶。冒辟疆把董小宛被劫称为"病亡"不过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假托之词罢了。

  旧时流行一句俗话说∶南通不演《杀子报》,如皋不演《董小宛》。淫妇杀子,美人遭劫,都不是地方上的体面事。只是旧时演的戏曲《董小宛》结局是被劫到皇宫里去的,如前文所说。这在实际上可能性极小,但所写的被劫事件似乎也不是无中生有,只是难找证据而已。


更多精彩内容请向下点击↓↓↓
下一篇:名妓赛金花之谜

相关新闻